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0210|回复: 1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写给那些回忆和已经成为历史的轮渡

[复制链接]

123

主题

209

帖子

1689

积分

金牌会员

积分
1689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6-5-10 07:39:54 | 只看该作者 |只看大图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蒋依媚 于 2016-5-30 06:25 编辑

我在大堤上坐着走神,高中的时候觉得宜昌真是个好地方,有山,有水,有轮渡,有好友,有M。城市虽然不大,但是特别适合生活,总是希望生活可以这样一成不变,我们也可以不用长大,不用分开。”我不知道1500年有多长,但他消失却只花了短短一个月。对于在长江边生活的人来说,江面上来来往往的船只是极其常见的,只是在我去江对面念高中之前从来不知道,除了那些货轮游轮,在这湍急的江水中航行的还有轮渡。高中时学校坐落在磨基山的半山腰,从教学楼或者宿舍的窗户望去,可以看见湍急的江水和对岸繁忙的步行街,上课时不时会听见大轮船的汽笛声。偶然上课走神的时候,我发现一辆小轮渡横渡长江向对岸驶去。

每周五下午最后两节课是大扫除,通常没有任务的同学都装成初中生一起混出校门,去外面改善伙食。难得我和臭屁两个乖宝宝大胆一次,也混在人群中出了校门。顺着一条不宽的水泥路走到磨基山山脚下,从那里可以看见一个小小的码头,连一个正式的标牌都没有,仅仅只是一艘上了年纪的铁船被小孩手臂般粗细的钢索牢牢固定在岸边。下午正值菜农回家的时间,远远就能看见渡轮上挑着担子、推着小独轮车的菜农,他们凌晨带着新鲜的蔬菜去对岸的农贸市场,下午才拿着百八十块的收入回到家里。

渡船每次限载100位乘客,运气好先上船的人,总会幸灾乐祸地对着岸上的人挥手说再见。除了我和臭屁,船上还有很多同学,大家都有说有笑三五成群结伴去买小吃。江的那边是繁华的商业街,而另一边却是尚未开发的郊区,一条轮渡航线连通了这两个地方。有钱有闲的人们坐渡轮来郊区爬磨基山锻炼身体,菜农们坐渡轮去农贸市场卖菜补贴家用,不同身份的人都汇聚在这小小的渡船上。

春天的长江水位很低,江滩上长满了青草,绿油油的一片。臭屁和我买了凉面,A咔、甘哥卤肉卷坐在大堤的最上面,像俩农民工一样毫不在意路人异样的眼光在那里吃面。下面的江滩上有很多人在放风筝,旁边卖风筝的小贩跟我们说,这个时候是生意最好的时间段,水位没有上涨,温度适中还有微风,再晚些时候就会有很多情侣来这里看夕阳买风筝。小贩在旁边絮絮叨叨,我看着又一班渡船停靠在趸船旁,一群人拥上窄窄的竹排,向岸边走来,心中莫名地安详。那个时候我觉得坐船是一件很好玩的事情,每周上学放学都特地绕远去搭乘。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校门口的公路开始扩宽,为了赶进程每天没日没夜的施工,那条路几乎不能通车。最初只以为是单纯的扩公路,其实并不是这样,这只是一个征兆。轮渡成了我们唯一的上学交通工具,周日下午我都会提前出门,搭乘公交车坐到终点站一中。我从侧门看着一中的学生来来往往,步履匆匆。然后才回到渡口去坐最后一班渡船。我一直想见到一个人,但似乎是我的运气不太好。

好在暑假我和M报了同一个英语补习班,每周六晚上都要去一中附近上课,不需要每周特地绕去一中碰运气。最后一次补课,我准备搭乘晚上11点动车去四川过暑假,正好我们都没有吃晚饭,就在步行街下了车去吃小吃。

我们一边走一边吃东西,一路走到了江边。我那个时候还不知道什么叫“适当的话题”,两个人坐在滨江公园的石凳上找不到话题,让我有些尴尬,和他讨论起了当天老师讲的虚拟语气的用法。后来回忆起来觉得自己真是蠢得可以,要是重新来一次我宁愿一直保持沉默。晚上的码头没有乘客,只有船员在趸船上休息。M那天似乎心情很好,带着我偷偷摸摸的爬到了趸船上,跳到了渡船上。他从来没有搭乘过渡船,好奇的在里面看了半天,还翻进了驾驶室。结果当然是我们俩被工作人员发现狠狠教育了一顿,离开趸船的时候下起了大雨,M有先见之明带了伞,而我就比较倒霉,只好临时去买了一把。

在公交车上我问他,你怎么知道要下雨?他笑了笑,说,你没有带伞必定会下雨啊!一看就是平时没有攒够人品,关键时刻就倒霉。我撇了撇嘴没理他。要是再晚五年也许我也会搭渡轮上学,说不准我们两个的高中还离得很近。他突然冒出这样一句话。我张了张嘴,不知道接哪一句话比较好。

那是我和他高中最后一次见面,他嫌每周回家很麻烦,干脆周末就住在宿舍,我也因为高三搬了校区,也没办法继续绕远去一中门口,更没办法继续搭乘渡轮。搬校区的那天我才理解他那天晚上跟我说的话,在到新校区的途中,一座大桥的桥墩一有了雏形,而对面正好是M的学校。没过多久一中贴吧里就有传言说大桥修好后,一中也要搬到江南,和外国语学校作伴了。

偶尔周末回家拿东西,我会中途下车去本部搭乘渡轮过江,在滨江公园的石凳上坐一会儿,人群涌向岸边,渡轮驶离趸船。英语老师之前讲过的语法我记得都不是很清楚,唯独能一口气把虚拟语气背出来,当老师问起我有没有什么特殊方法的时候。我说,不是因为我能背出这个语法,我只是在复述别人和我的对话。我总能从虚拟语气联想起暑假和M一起坐在这里看着江南的灯光像一条长龙,吃着红油小面谈论虚拟语气的正确用法。


大一,我正在宿舍写稿子,臭屁突然给我发消息,周末回家搭渡轮去外校吗?不去,啥时候不能去啊?你知道至喜长江大桥快竣工了吗?嗯,怎么了,有话快说,我正忙呢。轮渡要停运了,空间被这条说说刷屏了。

你不回去看看吗?以后就再也没有“坐船去外校”的这种说法了。看见停运两个字我愣住了,不去,这个周末有活动。周末的时候抽空看了一下手机,好多高中同学都发大南门渡口的照片。半个月后,我回了宜昌,下午找了个理由跑到了渡口,原本就不热闹的渡口更加冷清,渡船已经不见了,只有趸船孤孤单单的停靠在里,原本搭在趸船和江岸之间的竹排上,再也看不见大家在小心翼翼怕湿了鞋的样子。我给M发了一条消息,大南门到樱桃园的航线取消了。

我又不搭乘飞机回宜昌。我指的是轮渡,暑假我们一起去看的。他回了我一串省略号。我一直想着有一天,我还能搭乘渡船去外国语学校看望老师,说不定“坐船去学校”会成为我们外国语学校的特色,一直流传下去,想着说不准我还能真的和M坐渡船去江南,他去市一中,我去外国语。


我在大堤上坐着走神,高中的时候觉得宜昌真是个好地方,有山,有水,有轮渡,有好友,有M。城市虽然不大,但是特别适合生活,总是希望生活可以这样一成不变,我们也可以不用长大,不用分开。班主任会在强调安全的时候加一句,万一作业掉进了长江里,就不要冒险捞起来。而偶尔就会故意把装着数学政治作业的袋子“不小心”掉进长江,一边假装很着急,一边在心里偷着笑。

同学们还会调笑我们这地理位置偏僻的学校,坐落在风景区,拥有别的学校都没有的江景房,只能搭乘私人游轮才能到达。我这才发现,那小小的轮渡搭载的是我曾经的喜怒哀乐,更承载着整座城市兴旺发展。2路公交是环线,回家的路上因为玩手机做过了站,等我发现的时候已经不知道到哪个站了,我索性没下车,又坐了一圈。一中是终点站,照例在那里要停10分钟,我坐在最后一排,看着一中的教学楼,即使是周六也还是有留校的同学在教室里自习。而对面就是新建起的长江大桥,大桥那头就临近紫阳校区。

高三的时候我曾经无数次碎碎念,希望新的长江大桥赶紧通车,这样到一中去就只是分分钟的事情,没准还能再和M去看渡船。如今,大桥已经有了雏形,而轮渡却消失了,留给我的,只剩下片片回忆。我早就该想到,有了两座长江大桥,这轮渡恐怕也没有理由再存在下去了。我后来听说轮渡已经有了1500多年的历史,当宜昌还是一个小山村的时候它就存在了,只是那时的条件没有如今这么好。

轮渡见证了宜昌这座城市的发展和繁荣,为城市的建设做出了自己的一份贡献。现在它退休了,只能存在于我们的记忆中,终有一天我们老去,而轮渡也会消失在宜昌人们的记忆里,只有那江岸,那江水还记得,曾经停靠在这里的趸船。

878

主题

1685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人与人之间的相遇就像是流星,瞬

积分
19999

活跃会员突出贡献优秀版主最佳新人

沙发
发表于 2016-5-10 07:40:34 | 只看该作者
回忆很美,突然,就突然想到我有很多地方特别想去,就是因为特别多事耽误了,所以导致再也去不了,不,是看不见它们了。连回忆都没有……
哎...今天够累的,签到来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梦飞文学网 ( 赣ICP备15004458号-1  

GMT+8, 2019-1-21 06:40 , Processed in 0.016676 second(s), 7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 yjwx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手机信誉赌场娱乐-澳门真人攻略网址-网上赌博游戏平台_梦飞导航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