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6|回复: 0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小小说:面疙瘩汤

[复制链接]

187

主题

0

帖子

20

积分

新手上路

积分
20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前天 09:38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小小说:面疙瘩汤</p>文/诺秋



医生告诉我妈,他们已经尽了全力。姥姥直嚷嚷着要回家,我妈只得把姥姥从省城转回到了县医院。

正好是在暑期里。我爸我妈和姥爷都去了医院,我留在家里照看老奶奶。
老奶奶九十多岁了,神志已经不大清了,都不怎么认人了。她管姥姥叫姐姐,有时候还把姥爷当成老爷爷,见了我妈叫秀娥,而秀娥是我姥姥的名字,见了我叫我二姑,这可真够乱的了,旁人就被老奶奶整晕了,刚开始我也觉得别扭,可姥姥从不计较,我也就习以为常了。
老奶奶没事时,就爱拉着我的手,慢声细语东拉西扯地跟我说些她年少时的往事,每当她说起往事的时候,思路显然又正常了。她说她打小没了娘,爹心善耳根软,什么都听后娘的,她每天干活儿都要干到后半宿,吃剩饭穿旧衣,直到十七岁上嫁给了老爷爷,才算苦出了头,老爷爷可心疼她了,说好了要过一辈子,却半道上扔下她走了。
老爷爷去世后,老奶奶的精神一天不如一天,姥爷兄弟姐妹四个,其他三个都在异地,姥姥就把老奶奶接了过来。姥姥总念叨老奶奶的好,说我妈我舅他们几个小时候,多亏有老奶奶照应,又是给做鞋,又是给缝补衣裳,等上了学窜个头儿时,口粮不够吃,老奶奶就从早到晚摇着纺线车纺羊毛线,挣得几个钱都补贴给我妈我舅他们了。
老爷爷去世时,老奶奶已年近八旬,但身子骨还很硬朗,耳不背眼不花。老奶奶饮食简单,就爱吃面疙瘩汤,姥姥就变着法儿,把家常的面疙瘩汤做出了五花八样,有荤有素,老奶奶吃得很顺口,逢人便说自己吃胖了。见着老奶奶的人,也都觉得她的气色越来越好看了,街坊四邻,都说老奶奶有福气,摊上了姥姥这样的儿媳,老奶奶听了嘎嘎地笑。精神了的老奶奶,不管姥姥干什么家务活儿,她都要伸把手,她说闲着难受。姥姥就当她是老小孩儿,由着她择个菜啦、扫扫院子、喂喂鸡什么的。
老奶奶不大喜欢看电视,姥姥就常常陪她在院子里唠闲话,每到这个时候,老奶奶总是越说越兴奋,像说书一样,把她那些陈年旧事都说成了传奇故事。晚上临睡前,无论夏秋冬春,姥姥总要弄盆热水给老奶奶泡脚,按时给她修剪脚指甲。
老奶奶过八十大寿那天,一家子老老小小围着她坐了满满当当一桌子,四世同堂,其乐融融,老奶奶喜得合不拢嘴,兴奋得手舞足蹈,不小心绊了一下,大腿骨就折了。
送到医院,医生说老奶奶年纪太大了,骨头没有再生能力了,回家慢慢养着吧。老奶奶卧在床上整日呻吟,不住嘴地喊疼啊疼啊。姥姥又是买保健品,又是打新鲜牛奶、炖骨头汤,想方设法给她增加营养。为了减轻老奶奶的痛苦,姥姥除了用消炎止痛膏给她敷腿,还用刚下出来的热鸡蛋的内膜贴敷,用炒过的粗盐粒热敷。后来,姥姥几经打听,得知城西有个老土医很擅长养骨,于是东问西问的找到门上,把人家请了来,老土医不知用什么药材,配制了一些黑乎乎的药膏,糊在老奶奶腿上,开始隔三天敷一次,一个月后每星期敷一次。半年多后,还真出现了奇迹,老奶奶竟然能下地走路了,不过得扶着东西才行。姥姥给她买了轮椅,她说什么都不坐,她说她要坚持锻炼,整天躬着身子把着个方凳从屋子里到院子里挪来挪去的。
一晃十多年过去了,老奶奶又过了九十大寿,耳朵背了,眼也花了,身子骨也越来越衰老了,渐渐的就有些糊涂了起来,开始不大认人了,管姥姥叫姐姐,对姥姥更加依赖了,一会儿不见,就急得到处找。
姥姥的身体一向很结实,可不知什么原因,突然就瘦了一大圈儿,突然就晕倒了。去医院检查后,说是严重贫血。住院输血挂吊液,感觉稍一轻松,姥姥就出院了,因为老奶奶在家里找不着她,急得竟然跟个孩子似的哭闹起来。可没过多久,姥姥又晕倒了,这回去医院做了全面检查,被确诊为癌症晚期。
姥姥去省城医院动手术,住了一个多月的院。姥姥走后,老奶奶出奇的安静,整天呆坐在床上闭目不语,像老尼姑入定。她似乎把姥姥完全忘记了一样,也不找,也不问。她走不了路了,饭量也减少了,每天只吃一小碗汤面条或者粥。
姥姥转回到县医院后,就想吃面疙瘩汤。我妈还说真奇怪,你姥姥面疙瘩汤虽然做得好,可她自己从来都不喜欢吃。我妈知道,姥姥的时间不多了,只得按照姥姥的嘱咐,每天变换着花样做面疙瘩汤,姥姥边吃还边挑剔口味儿,直到我妈做出她满意的味道。当我把面疙瘩汤端给老奶奶时,她只吃了一口,立马就来了精神,激动地嚷嚷了起来,是俺姐姐,俺姐姐回来了?快点儿,快点儿,扶俺去看看。
我得空儿去医院看过姥姥,姥姥竟然完全变了一个样儿,让人心里很难受,姥姥看见我来了,就说快回吧,看好你老奶奶。
现在老奶奶还要找姥姥,我忍着泪说,我姥姥没回来,她还在医院里呢。
老奶奶一边吃一边流眼泪,我问老奶奶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老奶奶说,没有不舒服,她也不知道怎么了,就是想流眼泪。我拿来毛巾给老奶奶擦了擦脸,我一边擦,老奶奶的眼泪一边流,怎么也止不住。
姥姥没能再回到这个家里面,一个星期后,她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我妈告诉我,姥姥走得时候很安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梦飞文学网 ( 赣ICP备15004458号-1  

GMT+8, 2019-1-21 06:39 , Processed in 0.015072 second(s), 9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 yjwx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手机信誉赌场娱乐-澳门真人攻略网址-网上赌博游戏平台_梦飞导航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