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回复: 0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小小说《杜马的尴尬生活》

[复制链接]

304

主题

0

帖子

16

积分

新手上路

积分
16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前天 09:38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唯愿与你 / 在这个喧嚣的时代 / 与思者同行
(编者注:公号标题为编者所加)

小小说《杜马的尴尬生活》
文|王斌
杜马的小时工突然宣布不干了,猝不及防地让杜马一筹莫展,犹如灾难从天而降。
杜马决定自个儿打扫卫生,结果发现德式吸尘器的机器头找不到了;杜马要换衣服,结果发现欲寻的衣服找不到了。无奈之下,杜马一把抓起了电话,想问问一去不返的小时工,结果,小时工居然也不接他的电话了。杜马感到了愤怒。
杜马平时待小时工很不错的,十多年前本来是一周一次来家打扫卫生,后杜马见小时工所在的另一家不让她干了,心生怜悯,便安排她一周来家二次;有时,小时工临时有事来不了,杜马仍按谈好的月薪原价照付不误,觉得人家也不容易,多给点也没啥。
可让杜马没想到的是,轮到他要与新时代“共度时艰”地削减开支,告知小时工从此改为一周一次时,她居然一板脸撂挑子了,且连他的电话也不接了,杜马的郁闷和恼火便可想而知了。
一日,杜马头大地发现换下的衣服扔了一地,再不洗,后果相当严重。杜马没招了,自己干吧。
杜马溜达步入厨房,将一大摞衣物扔进洗衣机,看了一下各个按键注明,心说,试试吧,也不知会不会用。杜马将旋钮拨到了冷水洗的位置。呦呵,杜马大喜,灯亮了哎。是准备启动的灯亮了。杜马很有成就感地点燃了一支烟,还牛逼哄哄地从嘴里吹出了一旋转的烟圈。目光追随着烟圈的杜马心生喜悦。
指示灯又跳到了运行,但没动静。杜马开始自得地哼起了小曲,他知道再过一会,他定然会听到洗衣机魅人的启动之声了。
咦,咋还没动静呢?杜马纳闷地看了看表,好像过了三分钟了。
杜马口中的小曲戛然而止,目光因了惊诧,瞪得像一对吓人的灯笼。他百思不解了。
又等了一会儿,仍没见动静。
尼玛,怎么啦?

杜马暴怒地砸了几下洗衣器。洗衣器仍像座岿然不动的大山似的一动不动,对他的暴怒置之不理,还似以顽强的沉默对他的行为表示嘲弄乃至轻蔑。
杜马又试了几次,依然如故。洗衣机还是以沉默之姿对他的行为予以回应。
杜马终于崩溃了。这一刻,他感到了人生的无望。
这时,杜马突然想起了物业。或许物业能派人救我于水火?杜马想。
物业来人了,一开门,杜马觉得他在迎接一上帝。
准备灯又亮了,是物业在操作,接着转入了运行灯亮。还是没动静。
洗衣机坏了?物业关了洗衣机,问。
绝不可能,杜马大叫道,上两周小时工还洗过衣服呢!
是吗?物业狐疑地看着一脸焦灼的杜马,又将旋扭转向冷水位。洗衣机仍像一尊沉默的石山。
物业思索了一下,手伸向机身后面,似乎在转动着什么,回过身,物业又将旋扭转向冷水。尼玛,只见机器内的水流开始若滔滔江水。没过一会儿,洗衣机开始转动了。那哗啦啦嗡隆隆的流水之声,在此刻的杜马听来,比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还要激动人心。
这是怎么回事?杜马大喜过望地问。
你没开进水的水笼头,刚才是没水,所以才不工作。
靠,杜马恼怒地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脑。送走了物业,大门刚一关上,杜马便发出一声声嘶力竭地怒吼:
我诅咒你,生活!
2018年9月13日手记


(部分图片来源于网路公开资料,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作者:王斌,资深电影人、作家、文学编剧。無涯人文频道专栏作者。1991—2005年,作为文学策划和编剧,与张艺谋风雨同舟地走过了15年的人生旅途。2006年,王斌告别电影界,回归文学。2006年至今,王斌已创作长篇小说《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相遇的别离》《六六年》《海平线》《浮桥少年》(台湾出版)和文化随笔集《城市符号》,以及长篇纪实文学《活着张艺谋》等,并相继出版,欢迎阅读

听王斌讲电影、文学、艺术,是一种享受


▲欢迎喜马拉雅FM用户扫码支付,下载欣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梦飞文学网 ( 赣ICP备15004458号-1  

GMT+8, 2019-1-21 06:39 , Processed in 0.015742 second(s), 9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 yjwx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手机信誉赌场娱乐-澳门真人攻略网址-网上赌博游戏平台_梦飞导航文学